<button id="mgycy"></button>
  • <tbody id="mgycy"><pre id="mgycy"></pre></tbody>
  • <th id="mgycy"></th>
  • <th id="mgycy"></th>
    <th id="mgycy"></th>
    <span id="mgycy"></span>

    <tbody id="mgycy"></tbody>
    <tbody id="mgycy"></tbody>
    1.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咨詢電話:151 1798 8098   服務郵箱:service@zxway.cn    投訴建議:vincent@zxway.cn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頻道 > 為什么說2019是社交電商“去微商化”元年
      為什么說2019是社交電商“去微商化”元年
      發布人:zxway發布時間:2019/3/2 3:53:00
      社交電商,是2018年電商行業最炙手可熱的關鍵詞之一。

      過去一年中,從拼多多的崛起,掀起電商行業社交化的趨勢,關于電商的社交裂變我們討論了很多案例和現象。當2018年的電商報告陸續出爐時,我們也可以從數據中得到佐證:2018年,社交電商融資總金額超過200億元,涉及B2C類1家、拼團類1家、服務商類3家、S2b2C類3家;2018年電商類APP增速TOP10中,社交電商占比超過一半;互聯網觀察室報告中,社交電商滲透率和用戶規模增長一倍……


      有人說,2018年是社交電商里程碑式的一年,曾有不少新電商妄圖撼動阿里、京東雙巨頭的優勢地位。當以騰訊,阿里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也開始布局,社交電商這種過去“不被看到”的模式,儼然成為電商行業的標配,在時間推移下,市場格局將逐漸清晰。
      當2019年已經拉開帷幕了一個月時,也該對新一年中這股新生力量的發展做一些前瞻了。社交電商本身的定義十分廣泛,利用社交渠道獲取流量的電商模式均可自詡為社交電商,可以做拼團也可以做精選,可以做百貨也可以做垂直,可以白手起家也可以微商轉型。未來這一年,社交電商的戰場注定硝煙四起,格局也會有諸多變數,但有一個核心趨勢相對明確:社交電商將去微商化。

      為什么說“去微商化”是核心趨勢?因為有幾個重要影響因素已經開始釋放作用了。


      首先,來自《電商法》的大浪淘沙。
      自2019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的電商法中,明確了電子商務經營者的定義,同時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依法辦理市場主體登記,依法履行納稅義務。意味著將2000萬中國微商從業人員從法律盲區帶到了陽光底下。過去由于不受法律法規約束,微商憑借低門檻、高回報的特點,集聚了大量從業人員,帶來了人員、貨品水平的參差不齊。從貨的角度上看存在大量品質問題,從人的角度上則存在偷漏稅、個人信息泄露等弊端。
      《電商法》未對微商作出特別的指向性規定,但其中平臺經營者的相關責任義務、保障消費者權益等規定,微商都應當遵守。規定的提出,是對微商全面合法化提出的全新要求,良莠不齊的微商市場自此開啟了大浪淘沙的歷程。
      如今,《電商法》正式實施即將滿一個月,當初傳的“微商涼涼”、發廣告就封號等情況并沒有出現,而是讓人們重新反思了微商野蠻生長時期暴露出的弊端。就在《電商法》執行后的幾天,號稱“百億微商帝國”的摩能國際因非法傳銷被“一鍋端”。打著微商的名義做非法傳銷,踏上維權之路的正是它的代理商們。當微商們成為“受害者”時,也會發現上告無門、維權無路的問題,如果《電商法》執行后有了納稅記錄,微商們在保護自身利益時也就有據可循了。
      《電商法》的執行,并非要“剿滅”微商,而是提高了行業標準以及參考依據,在這種規范下,不少媒體報道中也提到微商們逐漸開始向合法合規的路徑與平臺上轉移。
      其次,來自直銷模式“爆雷”的沖擊:
      將會員模式的正規化提上新高度。從丁香醫生一篇“杠到底”的微信推文開始,權健、無限極、華林、美羅國際等直銷平臺被逐個擊破,與此同時,各地市場監督管理局約談各類直銷企業,強調“底線思維”,要求直銷企業切實守法、規范、誠信經營,一旦失信,徹查嚴處。
      直銷在傳統形態中是線下傳播的銷售方式,但接二連三的直銷風波,引發了近十年來最大限度的曝光與監管,直銷風波也波及到了社交電商領域。在《人民日報》盤點的102個傳銷組織名單中,云集微店赫然在列:曾因網絡微店運作模式要求繳納平臺服務費,并繼續發展上下線關系,于2017年被查處罰款958萬元。另外,百度搜索詞條中關于“貝店模式是不是傳銷”,也被重新提起,貝店賺人頭費的做法備受指責,與此同時也帶來了對“全球省錢好物”宣傳語的質疑。
      社交電商能夠火起來,與流量紅利的逐漸消退有著很大關聯。爆款和流量可以支撐社交電商跑上賽道,但在跑得更遠的路上,其特有的會員、共享、社交屬性會逐漸扮演起重要角色。這其中對于“會員”模式的管理,不僅將受到國家法律法規逐步增強的嚴格管理,也是平臺可信度、可持續發展力的重要背書。市場對于直銷的顧慮一直是多樣的,平臺本身把控不夠嚴格,不管是不是刻意的初衷,都容易產生失控的局面,甚至“黑歷史”。

      當社交電商希望迎來一場華麗轉身時,作為轉型核心的會員模式,需時刻將正規化的概念深刻滲透到平臺當中。


      第三,經濟波動影響消費預期,“網絡個體戶”會越來越難做:
      就在前幾天,國家統計局解讀2018年主要經濟數據時提到外部環境復雜嚴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這是2018年經濟社會發展的現實,也對2019年把穩航向,穩中求進提出了要求。經濟波動的影響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其中房價等壓力綜合影響下,對消費產生了較大的擠出效應。
      對于包括社交電商在內的商家來說,生意比以前會難做一些。大部分的小賣家在進入社交電商時可能并未想過社交,也就是目的明確——為了“賣貨”而拓展信息發布范疇;把自己定義為“賣貨”時,主要思考為了賣貨和買家去social。當消費者的消費限額被擠壓時,僅僅“賣貨”很難去打動他們,“賣服務”成為了新的要求。
      賣服務需要分析商品優勢,了解用戶的痛點,給予消費者增值的服務與建議。作為個體商家來說,這個系列的工作量相比于簡單賣貨會成倍的增長,既是對賣家綜合能力的考驗,也是對商品本身增值能力的要求。平臺的價值,在服務需求中會進一步凸顯:實現個體不足以實現的能力。
      所有的付出與回報都是守恒的,雖然對于賣家來說要遵守平臺規則,掌握平臺紅利會比“單干”吃力一些,但平臺承擔的風險責任與商品增值的部分將一定程度上彌補消費降級帶來的損失。
      總結來說,要想趕上2019年社交電商“去微商化”的趨勢,掌握核心關鍵詞:遵循市場規律和增值商品服務。遵循市場規則,只有市場良性發展,作為市場中的浪花才能隨著浪潮越走越遠;增值商品服務,在消費擠壓中成為被保留下來的那一部分。這兩個關鍵詞指向的是商品供應商和平臺對賣家的賦能作用。
      這個賦能作用,可以說也是2018年社交電商的未完戰局中,留給2019年重點圍剿的問題。社交電商興起的過程,本身就是與S2b2C商業模式相輔相成的,各個平臺的比拼,到了最后比的就是S(供應商)對b(分銷商)的服務能力與賦能價值。

      社交電商的微商屬性在“去微商化”的趨勢下,注定要重新洗牌行業秩序:過去在價格驅動下,貨品好壞差異很大的賣家,一年干下來的結果可能是一樣的;而在市場洗牌中,貨品質量欠缺的商家在各種條例和要求下注定要從市場中被淘汰。


      電商的模式越來越多,社交電商用社交的方式去“盤用戶”,但其背后電商賣家的本質核心并沒有離開信息流、資金流、物流三大“流”:如何展示商品信息、如何流轉資金、貨從哪里來到哪里去怎么去。
      2019年,新微商,祝福你們。
      云計算服務
      短視頻服務
      客服熱線:service@zxway.cn

      版權所有@ 2014-2039  知心偉業 

      備案號:京ICP備14046347號 知心偉業
      黄沙武士在线观看-黄沙武士高清完整在线观看深爱五月天激情色五月色人阁婷婷